南寧家政網真誠為南寧家政公司服務,為需要找家政、找保姆、月嫂的南寧市民免費找家政,歡迎致電13014982176 南寧家政網QQ群:3546809 免費發布家政信息
城區:廣西區  西鄉塘區  江南區  邕寧區  青秀區  興寧區  良慶區  武鳴縣  橫縣  馬山縣  賓陽縣  隆安縣   上林縣  其它地區  

南寧家政網

家庭教育 | 孕育寶寶 | 家庭關系 | 南寧資訊 | 站內公告 | 家政培訓 | 老人健康 | 生活服務 | 家政法規 | 家政知識 | 家政動態 | 家政熱點 | 家政新聞 | 家政市場 |

欄目導航:家家樂家政網 >> 家政資訊 >> 家政新聞 >> 正文

保姆花光積蓄借債逾3萬為女孩治病 ,生父終露面

日期:2012-11-22 9:35:02 來源:  作者:admin 信息閱讀次數:

4年前,雇主將女兒交給保姆陳水鳳照顧,后外出打工;為給女孩治病,陳水鳳花光積蓄,還借債3萬多元

 

  4年后,陳水鳳已無力繼續支付女孩的醫藥費,有人勸她將孩子送走,但她覺得“血緣不在,感情卻在”

 

  田田(化名)的父母鬧離婚,父親寫下一張委托書,將田田交給保姆陳水鳳,便去了外地打工,此后,田田一直由陳水鳳帶著,這一帶就是4年。

 

  因身體羸弱,田田經常生病。這幾年,陳水鳳帶著田田四處治病,花光了7萬多元養老錢,還借債3萬多元。

 

  不少人勸陳水鳳將田田送出去,但她認為雖然和田田沒有血緣,但是有感情,“誰能治好田田,我愿意給他免費做10年工”。本報記者楊路 長沙報道

 

  緣起 一張委托書,一個剛滿月的“小孫女”

 

  陳水鳳是一名家政服務人員,永州新田縣人,今年55歲。2007年7月15日,正在家忙碌的她突然聽見一陣敲門聲。開門一看,一個男人抱著一個嬰孩站在門前。

 

  “幫我帶一陣子女兒吧。”男人開口道。經過一番交談,陳水鳳了解到,男人名叫田亞平,女兒剛出生1個多月,因為和妻子鬧離婚,田亞平打算去廣東打工,聽人說陳水鳳帶孩子帶得好,準備將女兒交給陳水鳳帶。

 

  稍一考慮,陳水鳳答應了。田亞平當即寫下一張委托書:“我委托陳水鳳女士帶我女兒田田”,并承諾每月給陳水鳳400元工資。

 

  那一天,陳水鳳從田亞平手中接過田田,一帶就是4年。“之前2年,除了他爸爸沒給我發過幾次工資外,一切都還好。”陳水鳳說,田田很乖,不哭不鬧,吃得也并不多,所以盡管沒有報酬,她還是一直養著田田。況且,她覺得,等到年底,田亞平總是要回來的。

 

  付出 花光了積蓄,又借債3萬多元

 

  轉眼間,田田2歲了,陳水鳳將她送進了幼兒園。沒過多久,田田開始反復發燒、咳嗽。送到醫院一檢查,田田患上了支氣管肺炎。

 

  那是2009年11月,從此,田田的大部分時間,都是在醫院的病床上度過的。“反復病,反復治,但就是治不好。”陳水鳳拿出一個紙袋,袋子里有厚厚一疊醫院打印的票據,基本上都是給田田治病的開銷票據。從永州新田縣婦幼保健院、郴州市兒童醫院到湖南省兒童醫院,共花費約10萬元。

 

  陳水鳳說,做了12年的保姆,自己省吃儉用攢下的7萬多元養老費,已全部用在田田身上。今年3月,她又另借3.5萬元為田田治病,現在也已所剩無幾。

 

  湖南省兒童醫院呼吸一科醫師楊婷說,6月22日,田田再次因支氣管肺炎入院,其實田田的病本身并不重,但因長期患病,加上營養不良,抵抗力弱,田田的身體狀況并不好。

 

  感動 田田會說的第一個詞是“奶奶”

 

  這些年,有不少人勸過陳水鳳,說這孩子不是你的,身體又不好,趁早送走吧。可她說,帶了4年,血緣不在感情卻在。

 

  “她很聰明,10個月就會走路了。”陳水鳳說,那一天,她給田田喂完晚飯,正準備去洗碗,回頭卻發現10個月大的田田推著家里的小矮凳,晃晃悠悠朝自己走來。

 

  對田田,陳水鳳可謂無微不至。田田高燒不退要睡冰床,陳水鳳也裹著被子陪睡,“很冷,但崽崽需要奶奶”。之后,田田燒退了,陳水鳳卻病了因為感冒連打六天針。

 

  這樣的付出,也換來了田田的愛。陳水鳳說,田田會說的第一個詞是“奶奶”,自己偶爾落淚,田田會給自己擦掉眼淚,說:“奶奶,你不要哭,長大后,我給你買很多好吃的。”

 

  下午1點,田田吃完飯,連打了幾個哈欠后,撲進奶奶懷里開始午睡。而哄著田田睡著后,陳水鳳才拿起田田吃剩的盒飯,開始自己的午餐。

 

  “我現在只希望她能好起來。誰能治好她,我愿意給他免費做10年工。”摸摸田田的頭,陳水鳳含著淚說。

 

  困擾 家人不太理解,付不起醫藥費了

 

  陳水鳳的行為,感動了不少人。在田田住院期間,一位姓唐的女士替她支付了幾千元醫藥費,還拿來家中的舊衣服送給田田。

 

  和田田同病房的譚澤民,也多次給她們買來盒飯。“這些天,都是她在陪田田,我覺得她很了不起。”譚澤民說。

 

  但陳水鳳的兒女們,對母親的做法并不太理解。陳水鳳和丈夫育有3個孩子,隨著丈夫去世,兒女們相繼自立家門,之后的大多數時間,她獨居。因此,剛照顧田田的那段時間,她的兒女們并不知道,媽媽接下了這樣一份工作。

 

  “后來知道了,覺得也不錯,老年人有個伴,也不會寂寞。”陳水鳳的三女兒高小姐表示,田田開始生病后,大家其實都希望母親能把田田送走,“不是別的什么,而是她自己年紀也大了,也應該注意身體,給自己留些錢養老。”

 

  高小姐說,自己兄妹3人的家庭條件也并不好,無法承擔這樣一筆長期醫藥費。而且,媽媽為了田田連續兩年在醫院過年,這讓他們有些不滿。

 

  聽到兒女們的說法,陳水鳳只是嘆了口氣說,她會堅持下去。“最大的困難,在于付不起醫藥費了。”

 

  欣慰 田田生父終于露面

 

  好在田田的爸爸田亞平,終于在醫院露了面,并支付了3000元醫藥費。

 

  田亞平說,自己還有個8歲的兒子,當年把田田托付給陳水鳳后,自己就去了廣東。兩年后,他重回永州找了份工作,偶爾去陳水鳳家看看女兒。今年3月,他得知女兒的病情,但因為“工資太低”也無能為力。

 

  “我實在沒有辦法了。”田亞平低聲說,自己的父母過世得早,也沒有其他親戚可求助。

 

  田亞平說,目前,他和妻子已和解,“她也想女兒,但她暈車,所以沒讓她一起過來。”

 

  對于陳水鳳,田亞平是感激的。“先想辦法還掉她借的錢。”他表示,今后他會把陳水鳳當成自家人,當成親媽來照顧。

更多
本信息由南寧家政網www.xelohb.live互聯網整理,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,我們即將刪除!
上海快三走势图